女人的爽爽软件

  • 2021年2月5日

   “给。”

   热水袋送到她面前,段琼楼的意思是让她暖肚子。

   姜茶也已经煮好,他端着碗,边吹散热气,边看看叶锦蓉。

   她这脸色真苍白…

   段琼楼瞧着面无血色的叶锦蓉,心里升了些心疼与愧疚。

   要是早知道她来姨妈,他肯定不会带她去锻炼。

   段琼楼,这样想着。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是叶锦蓉强大化妆术的功劳…

   “琼楼…”

   叶锦蓉睁大眼睛看他,“你怎么这么细心啊?”

   “嗯?”

   段琼楼见她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便解释道,“琼玉以前来月期时,状况也很差,照顾她已经有点经验了。”

   傻傻的笑容 纯情的爱

   “哦…”

   叶锦蓉点头,接受了他的理由。

   还好是因为段琼玉,不是因为那钟袁,叶锦蓉这心啊……安下了。

   “蓉儿。”

   “嗯。”

   叶锦蓉应着。

   但刚应完,她猛的睁眼,一脸不敢相信的看向段琼楼。

   什么?

   他刚才喊她什么?

   听错了吗?

   “好听吗?蓉儿?”

   叶锦蓉的一脸震惊被段琼楼收入眼底,他不知道叶锦蓉对这个称呼的反应算好算坏。

   这是段琼楼心想的,给叶锦蓉的昵称。

   觉得还挺可爱,喊的也顺口。

   段琼楼自我感觉是挺好的。

   “你……你再叫一次。”

   “蓉儿。”

   段琼楼复问重复了一声。

   叶锦蓉眼神都闪起了希翼,双眸炯炯闪光。

   怎么回事,段琼楼…

   他怎么能把叶锦蓉的名字喊的这么亲昵有味?

   从他嘴里听到这称呼,叶锦蓉简直整个人都要酥了…

   真好听…

   太好听了!

   琼楼啊…

   “好不好听?”

   段琼楼笑问她,“以后就这么叫你,行不行?”

   “还……行吧。”

   叶锦蓉微抬下巴,依然装了把高傲。

   “喝姜茶吧。”

   送上茶碗给她,段琼楼自然带过这话题,“你今天身体不舒服,我们就不出去了。在家休息一天,看明天你有没有好一些,好些了再说。”

   “好,听我楼哥哥的。”

   接过茶碗,叶锦蓉也很自然的给了他改了称呼。

   简直是随心叫,乱来的一样。

   段琼楼无奈又无语。

   叶锦蓉的姨妈假造访,让她失去了一天游玩的机会,但这并不可惜。

   因为,待在这家里,段琼楼对她的照顾更深,更细心。

   一个早上,叶锦蓉就赖在床上没下来过。

   只见着段琼楼在她身边来来回回走动,不让她乱动,也不让她下床。

   连吃饭都是给她开小灶,端了饭菜过来给她。

   这方面,段琼楼做的真是太好了,好的让叶锦蓉都惭愧自己是骗他的。

   午饭时间,段琼楼坐在她床边。

   看着她慢条斯理的挑饭,吃相端庄优雅,稍稍估计一下,这顿饭,她能吃上半个小时吧。

   “你今天,没化妆吧?”

   可能是他盯的太久了,总是盯出了些不对。

   段琼楼这么一问,叶锦蓉心里马上就虚了一阵。

   但这心虚很快被她掩饰,叶锦蓉自然答道,“化了一点,很明显吗?”

   “下次别化了,不化妆好看。”

   段琼楼到底没起疑,被叶锦蓉糊弄了过去。

   “那下次也化淡一些嘛,怎么能不化呢。”

   叶锦蓉撅着小嘴回道。

   在这方面的想法,她绝对跟段琼楼走不到一块儿去。

   从小,她就爱形象爱到没边儿了。

   这大概也是呆在涂秀珍身边被耳濡目染的。

   “你知不知道你不化妆比化妆漂亮一倍。”

   段琼楼说道。

   但他的话,不禁被叶锦蓉斜眼以对。

   “我怎么说,你都不信。”

   “当然不信。我告诉你,就化妆的这事儿,我是做过实践调查的。78。9%的男性认为女性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化点小淡妆,这有助于旁人欣赏,也能促进夫妻生活和谐。”

   “……”

   段琼楼说不过她。

   每次都觉得她脑子里的东西特别多,随口就能卖弄一通知识。

   反正,段琼楼自认懂的是没她多的。

   “你那个钟袁,不也有化妆?”

   这当下,叶锦蓉又提起了钟袁。

   不用明说,段琼楼就能闻到空气中的醋意。

   “不说了,蓉儿。你吃饭。”

   为避免话题难以进行下去,段琼楼适时转移过话题。

   “我去找我妈,下午带她出去一趟,回来找你。”

   撂下这句话,段琼楼就准备要走。

   “等等…”

   叶锦蓉不禁喊住他。

   很明显,她知道段琼楼肯定是准备带卢美媛去看他爸去了…

   怎么不带上她呢?

   应该带上她的啊!

   叶锦蓉,还很期待段琼楼能带她去看他爸的呢…

   “你,你带伯母去哪?伯母看不见,需要人陪的吧?”

   叶锦蓉这样的暗示,话外有音。

   但,段琼楼没接到她的暗示。

   “没事,我一个人可以。”

   段琼楼答,“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回来再找你。”

   “琼楼…”

   叶锦蓉巴巴的喊着他的名字。

   “还有事?”

   “没了…”

   但是,想说的话还是没能说出口。

   叶锦蓉又想跟着去,又好面子不肯提,偏偏,但琼楼也没有要带上她的意思。

   这点,叶锦蓉挺失望的。

   “你慢慢吃饭,我让小花来陪你。”

   交代了一声,段琼楼朝她淡淡一笑,随即便出了房门。

   他的笑容很好看,一向都是撩动叶锦蓉的伸技能。

   但是在这一刻,叶锦蓉没能被他的笑容吸引。

   瞧着他走出了房门,叶锦蓉更觉无奈。

   肯定是他们俩关系还不够深…

   所以段琼楼没想要带她去看他父亲…

   对。

   一定是这样。

   叶锦蓉在给自己找安慰。

   所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嗯!

   顺便还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

   但不过一秒,整个人就软了…

   还是觉得失望。

   段琼楼没带她去看他父亲…

   唉。

   琼楼…

   段琼楼走后,小花马上就进来了。

   带着一脸讪讪的笑容,小花边走向叶锦蓉边说道,“小姐,你今天来例假,可把段爷给急坏了。”

   “有吗?”

   叶锦蓉慢慢挑饭,情绪还挺低靡。

   “那可不是…段爷可担心你了!”

   小花在她床头边坐下,嘴里忙不迭地解释了起来,“早上我看段爷还来来回回的忙活。还交代厨房,给你开了小灶,单独做的饭菜呢。”

   “是吗?”

   叶锦蓉挑起了眉头。

   听小花这么一说,她这心情又亮了半分。

   “当然啦。小姐,你不知道,段爷对你可细心了。”

   小花朝她竖起了大拇指,道,“小姐,你现在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真的?”

   小丫头很会说话,随便两句话,叶锦蓉脸上的笑容便收不住了。

   乐呵呵的…

   “哎,对了,下午琼楼要出去,我们也出去吧。”

   突然腾升一想法。

   有一股冲动,叶锦蓉想跟踪段琼楼,也想跟去看看…

   “哪去啊,小姐?可是段爷交代了,你今天身体不舒服,哪里都别去。”

   小花提醒道。

   “我今天身体好着呢,没事!”

   兴致一上来,叶锦蓉便行动开来了。

   这饭都没吃完,她就掀被下床,跑去打开了衣柜。

   从柜子里,嗖一下,抽出一套低调行装,遂又朝小花点了点头,露出机智一笑。

   “咱们换装去,偷偷的去,别让琼楼发现!”

   “啊?小姐,我们跟踪段爷啊?”

   小花……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对,偷偷跟去看一下。”

   叶锦蓉笑着,朝小花投去一个眼神。

   机智如小花,立刻理解了叶锦蓉的意思。

   一主一仆,两人眼神交汇,不约而同地点下了脑袋。

   于是…

   午后时分,段琼楼的车,前脚从段家老宅驶出,穿着一身嘻哈风外套的叶锦蓉小花,后脚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上。

   “小姐,你怀疑段爷外头有人吗?”

   车内,小花戴着黑色墨镜,憋了好久,忍不住还是问了叶锦蓉。

   她以为,叶锦蓉这么鬼鬼祟祟,会不会是对段琼楼产生怀疑?

   这一趟出来,是不是去抓小三的?

   但,刚问完,脑袋就挨了叶锦蓉一下。

   “瞎说什么?”

   边上的叶锦蓉,戴着鸭舌帽戴着墨镜,墨镜后的眼神正朝小花翻了个白眼。

   “我只是想知道琼楼他爸的墓碑在哪里,琼楼不带我来看他爸,下次我自己来。敬一下我这准儿媳的孝意,明白吗?”

   “哦~”

   小花恍然大悟的点头。

   “原来小姐这么有心啊,段爷知道一定很感动的。”

   “那必须。”

   叶锦蓉微扬下巴,一脸傲娇得意。

   她心里的小九九都打好了。

   要让她知道,段琼楼父亲的墓碑在哪里,下次段琼楼不在,她也可以自己带卢美媛过来。

   这样子,还可以增进她跟卢美媛之间的感情。

   正好讨好卢美媛,还能让段琼楼觉得她懂事,为她感动。

   恩……

   光是想想,叶锦蓉都觉得这法子可行。

   她,太佩服自己了。

   这一路上,叶锦蓉的出租车跟紧了段琼楼的私家车。

   还是第一次,叶锦蓉看到段琼楼开的是私家车,而不是军车。

   看样子脱离了部队,段琼楼也是挺生活化的,低调简装,低调出行…

   不错不错。

   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吧。

   最后,段琼楼的车子在城陵墓园停下。

   车门一开,他跟卢美媛两人一道下车,段琼楼一手提着东西,一手搀着卢美媛,慢慢往里走。

   直到他们俩进了墓园,叶锦蓉小花才跟在后头下车,也鬼鬼祟祟地偷溜了墓园。

   很快,就见琼楼卢美媛找到了他父亲的墓碑。

   老远处,见他们俩站在碑前,后头的叶锦蓉正在数着那是第几层台阶,是第几块墓碑。

   谨记方位。

   就在她的目光环扫墓园一周时,叶锦蓉还额外捕捉到一可疑的身影。

   与她跟小花一样,看上去就不怎么光明正大的身影。

   那人站在段琼楼卢美媛身后的斜对角,隔得挺远,但视线好像是落在段琼楼卢美媛这一处。

   这天又不是清明节,又不是扫墓高峰期。可以说整个墓园里,除了叶锦蓉小花,也就只有段琼楼卢美媛在。

   所以,几乎能够断定,那人是在关注段琼楼卢美媛。

   叶锦蓉不免多看了好几眼,打量了一番那人的行头。

   穿的一身黑,戴着鸭舌帽与黑色口罩,有点像私家侦探的模样。

   叶锦蓉当时,不由多想了一下。

   难道,有人在偷偷调查段琼楼?或者卢美媛?

   但再细看又能发现那人并没有带相机之类的东西,叶锦蓉就是想抓包他都没什么理由。

   “小姐,你看段爷跪下了。”

   边上,小花拉拉叶锦蓉的衣角,示意她快看段琼楼。

   思绪被打断,叶锦蓉随之移去视线。

   果真,见到段琼楼双膝跪在了他父亲的碑前。

   隔的老远,叶锦蓉心口生疼。

   觉得见他下跪,特难受。

   段琼楼也不是常常下跪,这一次,是卢美媛要求他对他父亲下跪。

   随着段琼楼与叶锦蓉在一起的决心越来越浓,卢美媛不得不给他一些压力。

   “我要你,亲口告诉你爸,你现在要跟谁在一起。”

   卢美媛一方面不想太伤害叶锦蓉,一方面又不想段琼楼跟她处一块儿。

   无奈之下,她只能把压力往段琼楼身上加。

   段琼楼承受着,却不打算放弃。

   即使面对他父亲的墓碑,他依然坚定开口,“对不起,爸。我要娶锦蓉。”

   这句话卢美媛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但到了段乘云碑前,他还这么坚持。

   还是让卢美媛挺寒心的。

   “你真确定了?即使在你爸面前也确定要娶?”

   卢美媛很郑重的问他。

   “确定。”

   两个字,彰显段琼楼的决心。

   “唉…”

   卢美媛无声叹息。

   奈何不了他。

   相信现在就是他爸在,肯定也劝服不了他…

头像

admin

E-mail : 1182186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