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草莓频app免次数版下载

> 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

把邢十二、连同河屯一并教育了一通后,发现妻子和大儿子还没回来,封行朗便立刻起身追了出去。

刚好看到丛刚在跟妻子……调一情?

落在封行朗的眼里,丛刚那欲擒故纵的模样,以及妻子那撒娇的神情,可不是调一情来着?

“丛刚,黑灯瞎火的,跟我女人瞎聊什么呢?”

封行朗上前来一把将趴伏在车窗口的妻子勾进自己的怀里;然后怒目斥问着丛刚。

这大醋坛子怎么也出来了?!

这一家子还有完没完?

自己只想安安静静的睡个觉,怎么就这么难呢!

“来得正好,女人影响到我休息了!麻烦立刻、马上把她领回去吧!”

丛刚冷哼一声后,便把车窗给关上了。

“老婆,外面凉,我们进屋去吧!车里有东西吃,这死虫子饿不死的!”

柔弱无骨光滑美背气质美女清晨朦胧室内写真

封行朗将妻子轻拥在怀里。“我不!让丛大哥一个人睡车上,我们一家睡屋子里……这种没人性的事儿,我做不出来!将来我家小虫还要娶安安的……我们这么对待小虫的准岳父,还怎么跟安安交待

啊!”

无论如何,林雪落都做不到把丛刚丢在车里,而他们一家在屋子里享受团聚。

“不是我们不叫他……是他自己矫情着不肯进去!”

封行朗牵上妻子的手,“行了雪落,我们别管他了!那虫子就是只上不了台面的家伙,随他去吧!”

“不行!他要是不肯进去,我就在外面陪他!”

要说封林晚的任性,从某种程度来说,还真是遗传了妈咪林雪落。

林雪落一直觉得丛刚是个怜香惜玉的好大哥;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种!

“林雪落,要陪丛刚一起呆在外面?怕不是有毛病吧?”

封行朗的千年老陈醋瞬间就被打翻了。

“毛虫叔,给个面子呗……我爹地妈咪都快干架了!”

封林诺趁机再次敲起了车窗。

说真的,要真把丛刚一个人丢在古堡外,封林诺这晚饭还真有些吃不下去。

“我就有毛病!”林雪落任性的哼声。

舍不得训斥老婆的封行朗,只能迁怒于丛刚了。

‘砰砰砰……’他把房车的门砸得砰砰作响。

“毛虫子,我给三秒钟时候出来!要不然,老子把车给砸了!”

用这样的态度请人到自己家里作客,也就只有他封行朗了。

“丛大哥,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下车吃个晚饭吧!”

林雪落带上了浅浅的泣意,“要不然,我会彻夜难安的!”

“姓丛的,给脸不要脸是吧?赶紧开门!”

就在封行朗第二轮砸车门时,车门却从里面打了开来。

沐浴后的丛刚,换了一套更为轻便的灰色休闲服。

丛刚之所以会打开车门下车,到不是完因为封行朗的粗暴砸门;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丛刚正好找河屯有事儿!

于是,他便顺带给了林雪落这个面子!

“林雪落,今晚是看的面子!以后可不许这么任性了!”

丛刚温清清的说道。像极了宠爱妹妹的好大哥。

封行朗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毛虫子什么意思?当着我的面儿这么撩我女人……当我透明人呢?!”

丛刚:“……”

其实丛刚很想怼上封行朗一句:是女人对我过分关心,这也能赖我?!

“封行朗,干什么呢?什么撩不撩的,多难听啊!我只当丛刚是我娘家大哥,乱吃什么醋啊?!”

林雪落朝着丈夫哼哧一声后,便上前来挽过丛刚的臂弯。

其实林雪落把丛刚当成娘家大哥这么挽臂弯,是再正常不过的兄妹行为;但落在封行朗的眼里,简直天都要塌下来了。

“林雪落,过分了!我这个亲夫还没死呢!”

封行朗厉声厉气的上前来一把拖住妻子,将她揽回了自己的怀中。

封林诺静静的吃着瓜!

他知道毛虫叔是不会对自己的妈咪有任何非分之想的;到是自己的妈咪对毛虫叔似乎有那么点儿小小的意思……

让爹地吃点儿醋,有那么点儿危机感,那也是好的!至少在爹地的心目中,妈咪还没成为只会带小孙孙的黄脸婆!

知道封行朗又醋意泛滥了,丛刚已经绕开他们夫妻,径直朝佩特堡走了进去。

“毛虫叔,等等我!”

封林诺立刻奔上前来想揽过丛刚的肩膀;却被丛刚一个抬臂便侧了过去。

丛刚是真不太喜欢有人跟他这么亲近!

而且还是一个长相酷似封行朗的小伙子!

“毛虫叔,真喜欢我妈咪啊?”封林诺故意这么问。

“我是个自私的人!我只爱我自己!”

丛刚不温不火的应答道。

“要是自私……那普天之下,就没有不自私的人了!”

封林诺哼声一笑,“可是舍命救过我爹地很多回了!简直就是我们家的保护神!”

“一会儿就知道,我保爹地性命的原因了!”

丛刚不动声色说道。

“颂泰先生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

丛刚进来的时候,河屯已经站到客厅门口迎接了。

本是要出门执迎接的,但亲儿子封行朗不让;河屯便改在客厅门口处迎接了。

丛刚的突然到访,让邢十二他们紧张不已。

所有的义子都知道丛刚是个惹不起的狠角色。

但在邢十二看到丛刚只是一个人到访时,也随之暗松了一口气。

看丛刚那气定神闲的悠然模样,也不像是来报仇雪恨的!

“打扰邢先生了。”丛刚淡应一声后,便走了进去。

“爹地!”

看到爹地真被‘请’进来后,最高兴的当然是丛安安。她紧紧的抱住了丛刚的腰,跟普通小女生一样的撒起娇来。

“大虫,我跟安安一直盼着进来呢!”

丛安安开心,封小虫就更开心了。

“十二,快上茶。就上上回从申城带回来的大红袍!”

丛刚能跟自己化干戈为玉帛,河屯还是挺愉悦的。

就在此时,保姆把小小诺从婴儿房里抱了出来。

原本是要抱给亲爹封行朗看的;但封林诺却改抱给了丛刚。

“毛虫叔,快看看我造的小人儿……才三四个月大,一逗就笑,可好玩了!”

封林诺将本应该在第一时间抱去给亲爹看的儿子,抱给了丛刚。

丛刚接过封林诺硬塞给他的小东西……小东西养得很好,白嘟嘟的,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小崽子。

虽说小东西一笑就能萌化人心,但说实话,丛刚对这种软萌的小东西也没什么多余的感觉。

但在这一刻,他的内心深处突然有了一丝悸动。

下意识的,他看了看身旁的女儿和小虫……似乎在希冀着什么!

希冀着一个流着自己跟封行朗血脉的小小虫?!

本能的,丛刚伸手来想触碰一下小家伙那肉嘟嘟的小肥脸……

“毛虫叔……毛虫叔,快看小诺对笑了呢!”

封林诺欣喜的欢叫起来。

怀里的小家伙不但对丛刚笑了,而且还舞动着小手抓住了丛刚伸来的手。

“真的呢!我家小小诺好喜欢大虫爷爷的是不是?”

甩开丈夫的林雪落立刻乐开了花儿,“小小诺,叫爷爷……”

封行朗:“……”

一旁的封行朗一张俊脸阴沉沉,像是要吃人似的。

叫丛刚爷爷?那他这个亲爷爷呢?被视而不见了?

“小诺,亲爷爷在这里呢!他是个冒牌货!可别叫错了!”

这醋劲大得,堪比千年老陈醋了!

封行朗上前来,直接从丛刚怀里把小孙孙给抢了过去。

“行朗……行朗,丛大哥抱得好好的……干什么啊?”

林雪落的埋怨声,也没能阻止封行朗抢回自己的亲孙子。

“小诺最喜欢亲爷爷的是不是……嗯!”

封行朗亲了亲小孙孙那肉嘟嘟的小胖脸;可能是胡须扎着不舒服了,小家伙很不给面子的嗷嗷啼哭起来。

“行朗,怎么把小诺弄哭了?会不会抱孩子啊?”

林雪落上前来想从丈夫的怀里抱回啼哭的小孙孙,可封行朗却任性的将小家伙勒紧在怀里,生怕丛刚抢了过去。

“怎么还哭上了?见到亲爷爷激动的?”

封行朗索性又亲了两下,“不给亲是不是?爷爷偏要亲!”

小小诺觉得平日里自己已经够任性的了,却没想来了一个比自己还任性的!

没完没了了是吧?

我要是不哭几声,真当我佩特堡第一男高音是白封的?!

于是,小诺小朋友便扯着嗓子嚎啕大哭了起来。

“乖了乖了……小诺不哭了!爷爷下嘴重了是不是?”

林雪落连忙抱过小孙孙,开始哼哄起来。

看着怅然失落的封行朗,丛刚心头一紧:他是真担心这家伙又来个黯然神伤,一下子昏厥过去就难伺候了!

“不哭了……不哭了……小诺喜欢大虫爷爷是不是?那就让大虫爷爷抱抱吧!”

林雪落刚要把小孙子送来给丛刚;可丛刚却站起身来;

“不抱了!闹腾!”

丛刚淡淡一声后,便起身朝河屯走去。

他是真不想看到封行朗抑郁伤感!可当丛刚朝河屯走来时,邢十二跟邢十七又紧张了起来……